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 追忆女建筑师扎哈·哈迪德

2020-06-30 04:08:13

扎哈·哈迪德与肯尼·沙克特合照

2016年5月28日开幕的第15届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临时添加了一场纪念已故建筑师扎哈·哈迪德(Zaha Hadid)的小型展览。这一紧急被添加进双年展的项目也因为时间有限,将一场本应充分回顾这位建筑师多达400件设计、研究方法的回顾展变成了一场迷你的悼念仪式。

我要首先说清楚的是,这并不是一篇展评(这场回顾展览将展出至2016年11月27日),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篇回顾不仅是我、同时我相信也是很多人的良师益友的建筑师的文章。扎哈·哈迪德作为一名建筑师、设计师、艺术家,正是她丝毫不被形式所限制的大胆创想震撼了世界。直至扎哈逝世之前,她的权威(和成功)都像一盏明灯,照亮着艺术界中的女性,而我也相信,她的影响力不会止步于她生命的消逝。

我们都曾经听到过很多对于扎哈繁复的建筑风格或是咄咄逼人的个性的批判,但是这些批评者们都没有看 到扎哈作品最为珍贵的本源:她的作品是科技与自然完美的结合、对生命包罗万象的颂歌——种苦行僧似的美学。这种美学,在当今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尤为少见。她简朴的公寓里展示的都是她的设计。虽然扎哈离世让人悲痛万分,但是幸好,批评者们的声音并没有影响到她卓越的成就。

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上扎哈·哈迪德的作品《共同点》

如今,我的生活就好像被挖去了一大块,这种无法想象的震惊将永远不会平复。扎哈的离世不仅对于我、对于很多人来说这都是无法计算的损失。我其实并不需要为扎哈撰文让她停留在人们的记忆中;每天都有不计其数的人们为她制造更多的新闻。我的意思是,每天的每时每刻,即便在扎哈去世之后。

我和扎哈的缘分起源与2003年。当时,我从伦敦希思罗尝试毫无预警地给扎哈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向她询问我在纽约和伦敦拥有的两处建筑的相关事宜。虽然当时我想谈的事情并没有谈成,但是我与扎哈却立刻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要知道,我也曾经对她强大的气场有点发怵。扎哈随后在多年内参加了多次我举办的展览,其中包括三次在伦敦的展览(2005-2007)、2008年在纽约 Sonnabend Gallery举 办的展览、2010年在苏黎世Gmurzynska Gallery的展览以及2012年在马德里Ivorypress Space的展览。英国建筑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当时也参与了2012年在马德里的讨论。我们的合作的高潮是2016年早些时候在迪拜Leila Heller Gallery举办的展览。

我认为,扎哈的创作早已超越了建筑本身。她的很多创作都介于艺术、设计以及建筑之间,以包罗万象的混合装置形象露面。扎哈的作品占地面积普遍较广。有一次,她的设计甚至包括了两辆汽车和一艘小船,更不用提家具和其他雕塑作品了。扎哈没有打破她的生活与事业的条规,而是以其早期的草图作为起点,向外延伸。值得庆幸的是,她完成的作品终于在近年来将她推向了事业的巅峰。

扎哈·哈迪德设计的霍克顿花园(Hoxton Garden)

扎哈所设计的纽约公寓(2004)的设想最早来源于帆船和鱼鳍。在扎哈的想象中,帆船一样的楼群将会和哈德逊河交相辉映;设计中关乎于汽车的讨论则将目光放到了设计一种既能保护环境,又不会破坏汽车传统造型的方面。2006至2012年间,这一设计 1:1大小的模型曾经在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卡尔斯鲁厄ZKM博物馆、英国汽车展上展出,并被费城美术馆纳入永久收藏。期刊《Rove》还特意为扎哈设计的这款汽车特制了一期封面。

扎哈为我特别设计了名叫Belu的家具/储存空间/雕塑的小玩意儿。在艺博会期间,我不仅将它用作桌子,它的悬臂还变成了一个便携的储存空间,同时,它还有一个内置的座椅。在2006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展上,扎哈特制了一个可以独立站立并且可以同时展示多个屏幕的展示亭。我已经说过了,扎哈结合多种创作的创意比100位建筑师的创意还要新颖。这种迸发的灵感直到今天为止都尚未散去。

扎哈·哈迪德为2006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展特意设计的多功能展示亭

扎哈·哈迪德为2006年巴塞尔迈阿密海滩艺术展特意设计的多功能展示亭

为了能够与扎哈进行一次访谈(这次访谈是为《PIN-UP No.1》2006/2007秋冬刊而进行的),我在两周半的时间里追着扎哈横跨三个大洲中的五个城市——这种高压、非人的时间表最终消耗了扎哈的健康。当我问她是否经常对自己的生命与创作保持信心时,她激动地说:“是的。“扎哈就像定型的水银,她从来不轻易被外界打扰。她敏捷、优雅、信心满满。不过如果 你想靠得太近的话,你就要小心——她可不是那些能够轻易被人蒙骗过关的人。

扎哈后来意识到,我大概不可能成为她举足轻重的客户,但是我们形成了一种超越甲方乙方的关系。当她全身心投入的时候,你就知道一切都错不了;此时此刻的你就是她的家人。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会批评你,尤其当她看到你并没有做到最好的时候。

我们从阿塞拜疆的巴库一起来到北京:扎哈为阿塞拜疆设计的盖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Heydar Aliyev Center in Azerbaijan)是她创作生涯中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这幢建筑包含了一个演讲厅、一间画廊、还有一间博物馆。建筑本身侧影的形状可以被视为文化中心的标志。文化中心的音乐厅内饰是木质镶板和天鹅绒丝带,这一前所未有的设计给音乐厅带来了一种既温暖又华丽的气息。

肯尼·沙克特笔下的盖达尔·阿利耶夫文化中心

当我们走进北京银河SoHo的时候,里面聚集了超过两万名扎哈的粉丝,尖叫着恭候这位建筑大师。当我们结束讨论离开的时候,粉丝们的热情仍未消散,以至于我们必须要在警察的护送下才得以离开。这种场面简直就像60年代的滚石演唱会!

扎哈·哈迪德与肯尼·沙克特共同设计的Z.Car

在伦敦的每个周日,我和扎哈都会在鲁斯·罗杰斯(Ruthie Rogers)的米其林餐厅River Café用餐。鲁斯也是个有意思的人。这间餐厅坐落于鲁斯的丈夫、英国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理查德·罗杰斯(Richard Rogers)的工作室前。这是一个朋友和家人聚餐的好地方。我的孩子们总是引发和扎哈新的讨论话题。

扎哈一直很喜欢孩子,而孩子们也喜欢她。我记得就在不久之前,一个五岁的小朋友简直就像黏在扎哈身上一样,以至于他的家长不得不把他从扎哈身上拽下来。在River Café,扎哈就像这里的大家长,无论从前台还是幕后,没有人会想去惹怒她。

肯尼·沙克特绘制的德国维特拉消防站

无论你是否喜欢扎哈的作品,你必须承她从不松懈的信念。扎哈会牺牲一切代价去实现她的远见。在她的 创作生涯中,她从未迷失方向;她的方向始终向前:那就是工作、工作、再工作,也因为这样,扎哈的身体终于背叛了她。但是在扎哈看似坚不可摧的外表之下,她 拥有一颗细腻、柔软、敏感又充满关怀的心。她是大家的良师,更是大家一生的伙伴。

扎哈在世期间种下的森林将继续生长。无论未来如何,她以最自然的方式创作的景色将一直植根并回归于万物的本源。她的力量和天赋早已跨越了一切边界;她所做的一切证明她并不是那个周而复始却碌碌无为的西西弗斯。

我猜想,只有天上所有的行星都排列起来的时候,才能成就这样一位伟大艺术家的诞生。扎哈的精彩的一生与其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更确切地说,是另辟蹊径成为了自成一派的伟人。扎哈·哈迪德,我会永远爱你。我永远想念你。

责任编辑:诗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