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会

第二章 婚后反差的老婆

2020-06-30 04:03:29

这天刘文加完夜班就赶忙的往家赶,昨天手机没电了,加班的事也就没有报备,这要是回家还不得天塌了。

不得不说刘文还真是了解她,子默的“公主病”又犯了,刘文开门时,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而这天刘文刚好没带钥匙,怎么叫门,子默也不来开,就在刘文第二十几次认错的时候,门终于开了,刘文以为战争终于结束了,可还没换好鞋子,迎头就有一个花瓶朝着自己飞了过来,幸好刘文反应快,脑袋才得以保住,要不然还不得血见当场。

花瓶摔在了地上,发出了“澎”的一声巨响,这一下不仅刘文愣住了,子默也呆愣在了那里。

子默看着自己的手,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自己明明不想那样的,可花瓶又不能自己走过去?子默有些不敢相信,这还是自己吗?

子默回想今天,一整天都是浑浑噩噩的,有时候自己明明是想喝水的,喝在嘴里却变成了酒,她看着自己手里的酒瓶,酒瓶里的酒在她的注视下慢慢的由无色变成了粉色,又由粉色变成了大红色,透过白色的瓶子,看着那鲜艳夺目的色彩,就跟一瓶子鲜血一般,在暗淡的灯光下显的那么阴森可怖。

子默慌忙的把手中的瓶子扔了出去,“嘭”的一声掉在了地板上,瓶子里的酒“咕嘟,咕嘟”的流了出来,在客厅的地板上晕开了一滩血渍。

子默感觉周围冷嗖嗖的,一股股阴风环绕在她的周围,她感觉如同靠在了大冰块上,浑身上下都置身在了冰冷的水里。

她突然好想吃肉,将家里的生肉拿了出来,等她吃完了才看着是生的,恶心的自己吐了半天,这都是怎么了?昨天刘文加班没有回来,自己就想让他好好的陪陪自己,怎么会恨的拿花瓶砸他呢?自己那么爱他,怎么会下得去手呢?

子默越想越后悔,越想就越恨不得打自己一顿,就在这时,耳边一道阴风吹过,子默缩了缩脖子,她老是觉的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念叨:“你是个坏女人,你要杀了你老公,他不会原谅你的,你快点自杀吧,那样他就会后悔了……”听的子默心里毛毛的,暗哑的声音就像是破败的风箱,刺耳,难听。

“别说了,别说了,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刘文不会的,他是爱我的,他会原谅我的,我不要听,不要听。”子默被那个声音扰的心神不宁,她两只手紧紧的捂住耳朵,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

就在这时刘文回来了,他看着子默自己蹲在客厅里,两只手紧紧捂着耳朵,嘴里还一直说着胡话,两眼哭的肿的跟个核桃似的,刘文心里的怨气一下就都烟消云散了。

他走上前去,紧紧的抱住了子默,将她抱在怀里温声软语的安慰着,任她在自己怀里哭打着,直到子默累的昏睡了过去。

刘文将子默抱起,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刘文看着她,打量起她来,她瘦了,眼底的淤青告诉他,他的小女人昨晚没有休息好,是因为记挂自己吗?刘文不禁开始反醒起自己来。

自从结婚后,都是她一个人在家里,是自己忽视了她,她还怀着身孕,自己昨晚一整晚都没有回来,她肯定担惊受怕的,还会胡思乱想的,怕自己出去乱来。

自己只是想努力多赚点钱,好早日给她换个新房子,让她过的舒适点而已,自己怎么会去找别人呢。

刘文决定等她醒来,今天自己好好陪陪她,跟她说清楚,省的小女人自己胡思乱想。

刘文悄悄的走出卧室,来到厨房,想给子默做顿好吃的,这样等她醒来,她心情自然会好了。

刘文在厨房里一顿好忙,看着自己做好的饭菜,想到子默吃着饭的样子,不由的心里一阵高兴,子默可能也真是饿了,闻着饭香就起来了。

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子默一下变了脸色,“哗啦啦”一下推到了地上,刘文的笑容还挂在脸上,看到子默的行为,笑容就跟冻僵了似的难看至极。

当子默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看着刘文的脸,心里一阵难过。

“刘文,对不起,我也控制不住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请你原谅我。”子默哭的梨花带雨的,脸上写满了委屈,若是以前刘文还会心疼不已,可现在自己加班完还忍着累给她做好吃的,她居然不屑一顾到扫在地上,这让刘文原本火热的心情直接降到了冰点。

刘文顾及着她怀着孩子,不想跟她吵架,就独自想出去静一静,子默还想拉住他跟他解释,可刘文已经走出了房门。

“这下你满意了,你得意了,刘文他不爱我了,他讨厌我了。呜呜”子默对着空气大声的哭泣着,子默跪坐在了地上,就在她哭的伤心的时候,一个尖锐的女声响了起来。

“是啊,我高兴了,我得意了,我就见不得你老公对你好,见不得男人对女人好,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休想得到。哼”

“你到底要怎样,你才会放过我?”子默有些绝望了,她自言自语的说着。

“放过你?怎么会,我会让凡事住进这里的人都得不到幸福。”暗哑的女声恶狠狠的说着。

这一刻子默心里生出了从来都没有的绝望,她想跟刘文说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想解释今天的事,她也无从说,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更何况跟刘文说清楚。

刘文出门后,行走在马路上,他边走边想,以前虽然子默有些“公主病”,可从不会这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这样的呢?是自从结婚后,还是从第一次吵架后,刘文迷茫了,他觉得自从结婚后,子默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吵架后非打即骂,还爱仍东西了,家里的东西她都是很爱惜的,那都是自己送给她的,她说那都是自己爱她的象征,她要收藏一辈子。

就在他回想着以前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的时候,他的肩头被重重的拍了一下,等他回过头来时,他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可以解救自己的人。